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科技

极道魔途 第二卷 宗门风云 第五十五章 执法派

2020年02月15日 栏目:科技

极道魔途 第二卷 宗门风云 第五十五章 执法派不追求,不强迫,不拒绝。既然失手将南宫月打伤,内心衍生出一抹愧疚之色,古越唯有将这一

极道魔途 第二卷 宗门风云 第五十五章 执法派

不追求,不强迫,不拒绝。

既然失手将南宫月打伤,内心衍生出一抹愧疚之色,古越唯有将这一抹愧疚化解掉方能自然踏实,只不过让他没想到是就在次日清晨的时候,南宫月不顾自身严重的伤势,执意要前往执法派,至于门中之事,她暂且交给了大长老,趁此之际,古越也把自己抄录好的‘元木圣诀’偷偷交给大长老。

古越非大恶,也非大善,更是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,他做事完全凭自己的喜好与感觉,自己若是感觉对了,哪怕这件事惹得天怒人怨,他也不会理会。

哒哒哒

一匹白色高大的骏马首,两侧枣红色烈马左右双翼,如此三匹骏马带动着马车在道路上疾驰奔跑,带起阵阵马嘶长鸣。

古越依着马车坐在前面,眯着眼睛浏览着四处的风景,顿觉无趣后,打了一个哈欠,便仰躺下来,漫不经心的呼吸吐纳着。

车内,南宫月盘膝端坐,纤纤玉手放于双膝,她微微闭目正在恢复着自己的伤势,自从她铸成大错导致众叛亲离后,对自己的修为也就不是那么在乎了,如若不是了雪儿,她很可怕也就从此荒废下去,服用过一颗固元丹后,虽说暂时稳住了元种,但也只是稳住而已,元种受到重挫,以至于她无法动武,身体也是极其虚弱。

“他……”

睁开双眸,南宫月透过摇摆的帘子看见古越消瘦的身影,她不禁挑起眉头,渐渐陷入沉思之中,她知道古越不像表面那么简单,但也只是仅此而已,至于其他,一概不知。

她曾经试着去猜想古越以前可能是一个高手,于什么原因导致修为失去,可是,这样根说不过去,纵然修再高,修失去以后,体内筋骨皮还是会有淬炼过的痕迹,而且也不可能重新脱胎换骨。

况且古越的年龄也不像,看起来最多二十岁左右,随着修为越高,寿命只会越来越长,但不会青春永驻,除非能够渡劫成仙。

仙人?

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古越不可能是仙人。

古越到底有什么秘密?那紫黑烟到底是什么东西?

怎么能这般强大?

是妖?是魔?是鬼?还是怪?

这天地之间,妖魔鬼怪一直都隐藏在世俗之间,他们少许之中会化作人的样子,不过更多的时候,它们会附体在普通人身上,南宫月接触过不少妖魔鬼怪,不过也知道一些修高深的妖魔鬼怪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,所以,她也无法判断古越的紫黑烟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除了妖魔鬼怪,古越的紫黑烟还有是另外一种可能,一种守护。

天地之间有太多神奇的存在,比如天地宝体,若是能够修炼成功,很可能就会得到一种守护,除此之外,一些古老家族也有自己的守护,至于其他,讲究传承的多是一些旁门左道之流,一代单传,传承守护。

嗯?

念及此,南宫月忽然想到古越的身份,听雪儿说他好像是一个江湖医师,江湖医师亦是旁门左道之流,只是不知道古越所属哪一脉,如若是一些左道中的名流,也是有可能传承守护的。

不过左道中的名流自从上古终结后就很少入世,而且一直都是圣堂打击的对象,想来,古越也不可能是。

思来想去,南宫月还是一片茫然,现在他只希望古越能够顺利的进入执法派,再而进入大宗,只有进入大宗,一切事情才会安好。

希望如此吧。

一路南宫月并没有说什么话,而古越也乐的逍遥自在,他看起来云淡风轻,漫不经心的就像一个浪子,好像天地之间任何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不在乎。

在第二天正午的时候,二人终于来到执法派。

与其说这是执法派,倒不如说是一座山,这山倒真是雄伟辽阔,一眼望去,仿若无边际,无穷尽,还真有点超脱的味道,整座山看起来云雾缭绕,若隐若现,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,时不时的泛起一层白光以此告诉众人这是一座‘仙山’。

南宫月手持一块洁白如玉的令牌,在执法派中畅通无阻,古越跟在后面四处观望,路过此处,鸟语花香,灵气充盈,偶尔可以看见天空中飞行的灵鹤,不过这个地方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左右,南宫月带着他来到一处庄园,然后古越在外面等着,南宫月走进厅室后没过多久就出来了,只不过身旁还多了一位老者。

这老头儿看起来头发灰白,身形瘦长,精神矍铄,国字脸,看起来甚是威严,指着古越,询问,“是他吗?”

一旁的南宫月点点头。

老头儿捻着胡须,沧桑的眸子透着一股精光,紧紧盯着古越。

古越随意站着,眯着眼睛,与其对视着。

“苍茫无尽,不动如磐,与天齐寿……”老头儿一口气说了很长一段话,而后深吸一口气,复杂的说道,“果然是天地之体。”而后摇头惋惜,“可惜!真是太可惜了啊!”

“杨长老,还请……”

这位杨长老捻着胡须,沉吟片刻,道,“小月,老夫既然答应过你,自然不会失言,只不过收不收他,这就要看执法派主的意思。”

“多谢杨长老!”

“小月,我看你脸色不太对,是不是……”杨长老还未说完,南宫月摇摇头将其打断,“杨长老,我无碍,麻烦还是快些带我们去见执法派主吧。”

“唉……你以前怎么说也是大宗之人,居执法之位,地位尊崇,现在竟然到上派求人,若不是当年铸成大错,又怎会……”杨长老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摇头叹息一声,带着南宫月二人离去。

执法派,大殿之上。

两侧共有十八张石椅,此时此刻已经有十五人落座,他们正是执法派的长老,每一个人的修为都深不可测,而在大殿高台之上是一张用白玉琉璃时砌成的宝座,通体玉白,泛着流光溢彩,座上坐着一位中年,中年头戴银冠,身着华贵的紫袍,袍上修者玄妙的执法图案。

此人正是执法派主。

就在南宫月带着古越走进来那一刻,诸位长老的目光全部都落在古越的身上,他们和刚才杨长老的神情差不多,先是惊喜,而后惋惜,最后摇头叹息。

“当真是天地之体,当真是可惜!可惜了啊!”

诸如此等感慨连续从诸位长老口中说出。

执法派主亦是用温和的眼光打量着古越,淡然说道,“宫月,没想到你任青玄门门主没几年竟然带出一个天地宝体,呵呵……真是了不得,恭喜你。”他的声音如他的人一样温和而又平淡,听不出惊喜,也听不出其他,微微笑道,“事情我已听杨长老说过,不知你想让我怎么做呢。”

“恳请执法派主收下古越成执法派弟子。”

“哦?”执法派主像似有些惊讶,又看起来有些疑惑,他淡淡笑了笑,环顾两侧,询问,“不知诸位长老怎么看?”

“天地之体虽然也是天地宝地,不过这等宝体,经脉窍穴堪比磐石,难以撼动……自荒古以来,历经上古,乃至当今也曾出现过不少大地之体,不过无一例外,没有一人能够突破气之境,时至今日,大地之体已经沦鸡肋,比之普通资质都不如。”

这位长老说的也是实情,其余长老纷纷赞成。

这时,杨长老站起身,道,“天地之体虽然已经沦鸡肋,至今无人能够突破,当今天下百年来也出现过两位天地之体,他们入派时先后遭九阳派,玉虚派等八个上派的拒绝,我执法派向来以仁义待人,以公平公正律己,若是能够收下一位天地之体,我执法派的声誉也会大增。”

“杨长老我执法派的声誉着想,我等敬佩,不过……你可知我执法派培养一名弟子需要何等庞大的资源吗?天地之体根就是废体,我派资源年年紧缺,除了培养派内弟子,还需向三十余下门发放资源,在如此紧缺的情况下,明知他无法突破,难道还要浪费我派的资源不成?”

杨长老眉头微微一皱,又道,“天地之体并不是废体,只不过至今没有人炼成罢了。”

“哦?杨长老的意思,此子能够炼成天地之体吗?呵呵……若是我没记错的话,在上古时代有一位天纵奇才,资质极高,聪慧过人,在十二岁便形成天地之体,可惜往后的几十年都停留在气之境无法突破,上古时代不说也罢,我们就说大宗吧。”

“两百年前,天道宗曾经收下一名天地之体,了培养他突破气之境,成千古第一人,天道宗不惜消耗巨大的资源在他身上,可是结果呢,最后那个天地之体在气之境足足停留了两百年,甚至连后天阶段都没有突破,最后直至老死,大宗的资源之丰富,远不是我派能够相比,大宗已是如此,难道杨长老要我执法派了培养一个天地之体,而把派内资源浪费个精光吗?”

杨长老叹息一声,看向南宫月,他微微摇头,已然尽力,却于事无补。

这时,执法派主说道,“宫月,诸位长老的意思想必你也听见……”

南宫月微微低头,欠身行礼,恳求道,“请念在我师傅的面子上,就收下他吧。”

南宫月这一行礼让诸位长老惊讶不小,就连执法派主也微微动容,因他们都很清楚南宫月以前的身份是何等尊贵,若是当年她没有铸成大错,恐怕该行礼的是在座的诸位长老。

“宫月,你又何必难于我,”执法派主微叹一声,说道,“这样吧,我给他五十年时间,若是五十年以后,他能够突破后天阶段的话,我便收他入派。”

场内所有长老都明白,南宫月这一行礼又抬出了她的师傅,让执法派主有些难,不好拒绝,至于五十年时间,也是了应付一下罢了,气之境的后天阶段,需要打通任督二脉方能进入先天,就连资质绝佳的弟子要想突破都十分困难,更莫说天地之体这等废体,天道宗培养的那名天地之体,足足两百年都没能突破后天,凭他?五十年?就算一百年,五百年,甚至一千年能够突破养气都堪称奇迹。

南宫月不傻,怎能看不出执法派主是应付她,她轻咬着嘴唇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恳求道,“请开恩,收下他吧。”

一旁,古越见到南宫月跪下时,剑眉不一挑,原此次他准备做一个看客,静观其变,至于执法派收不收他,他不在乎,他只在乎南宫月的伤势,只要南宫月的伤势恢复,他会立即走人,不曾想南宫月竟然为他下跪。

“他们不收便不收,你又何必下跪,快些起来!”古越搀扶着南宫月,奈何南宫月执意要跪

,古越当即一用力,直接将她拉起来。

南宫月怒斥他无礼,不料古越却是轻狂一笑,看向执法派主,道,“你这一派之主的眼光实在差的可以,五十年时间,渡劫成仙都够了,区区一个天地之体而已,我还从没放在眼里,莫说突破后天阶段,若是一年之内连气之境都无法突破,我古越这辈子也算白活了。”

ps:亲,请投票!!!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