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汽车

武逆焚天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光晕空间

2020年02月15日 栏目:汽车

武逆焚天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光晕空间前一刻,左风还在看着手中的囚锁发生变化,刺目的光晕瞬间将自己笼罩其中。下一刻,自己就仿佛掉入了

武逆焚天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光晕空间

前一刻,左风还在看着手中的囚锁发生变化,刺目的光晕瞬间将自己笼罩其中。

下一刻,自己就仿佛掉入了一片虚幻的空间之中,之所以说是虚幻,是周围的一切给左风的感觉都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曾经进入过纳晶空间,曾经进入过念海之中的神秘意念空间,曾经到过那诡异之地的神秘府邸,可这些与此事的感觉都不尽相同。

此时的左风虽然有些惊慌,但却没有多少的恐惧,因为他感觉这陌生的环境并没有什么攻击性,也就是说自己在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。

放眼望去自己所在之处周围尽是耀眼的光晕,根本看不见光晕外的情况。

左风试着想要移动,却发现自身如同飘荡在虚空之中,没有重量也无法挪动身体,无论自己怎样努力身子就停留在原地无法离开眼下所在的位置。

经过了一番努力和尝试,左风最终还是放弃了移动身体的想法,旋即他整个人反而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当他静下心来的同时,也留意到这片空间的特殊之处,因为在光晕之中竟然有着一道道细小的丝线在逐渐形成。

丝线为银色,在光晕的环境之中慢慢的刻画形成,反而让人不容易察觉到其存在。直到左风整个人都完全沉静下来后,他才发觉到头顶那符文丝线的存在。

随着左风目光的凝视,一股难掩的震惊之色浮现在他的脸上。因为自己所在的这片空间之中,整片天空都有着密密麻麻的符文丝线,若不是自己凝神观察还很难发现这些丝线的存在。

正是因为有几处符文正在刻画之中,那些刻画符文之中的变化过程,使得左风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。从而根据自己察觉到的符文丝线,最后竟然发现了大片大片的符文存在于空中。

左风难以想象的是,这片空间之中存在的符文简直如天上的繁星般数量庞大。而那些符文每一个都极为繁琐,细细观察后左风感到脑子里一阵的胀痛。

与此同时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出现在脑海之中,随后左风就震惊的得到一个结论,这天空上所存在的符文,竟然与之前囚锁上所看到的有些相似。

“难道我现在所在的地方,是囚锁之中不成,这是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,不过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。”

在这片神奇空间之中的左风,仰头看着天空不自觉的嘀咕了一句。他本觉得自己的猜想太过异想天开,可是随后他又觉得自己想法未必就不是真的。

自己当初所得到的那纳晶,实际上就是来自于囚锁。纳晶存在一片特殊的空间,空间一层层的被封禁起来,每打开一层空间后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。

这囚锁当时一起出现,左风也曾经抱着极大的期待,觉得这双护腕应该也是极为神妙的存在,只要解开囚锁之中的秘密,自己必然会获得丰厚的回报。

可是经过反复的研究之后,这囚锁竟然除了奇重无比,以及能够压抑灵气运行外,根本就没有别的价值。

最后左风通过偶然得到的一套“连柔推手”的武技,以及这囚锁本身的超级坚固,搞出了一套利用囚锁来发动攻击的方式。

可是随着左风的实力越来越高,面对的敌人也越来越强,这让囚锁的存在也越来越显得鸡肋。

这段时间左风始终在考虑,要不要将这囚锁彻底封存起来,这么一双护腕是在无法与在山洞中获得的其他东西相媲美。

可是今天看到这些符文之后,左风才猛然察觉到,这囚锁恐怕其本身的价值丝毫不弱于纳晶,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还要超过纳晶。

那些存在于囚锁之中的符文,仿佛包含了天地之间的一切规则,左风感觉若是能够掌握这漫天的符文,自己甚至能够将天地掌握在手心之中。

只不过这符文虽然数量庞大且极为复杂,可是应该还是有所欠缺。左风不知道此时正在补充进入的部分,是不是就是这整片符文唯一欠缺的部分。

不过左风却能够肯定,当这些符文全部补充齐后,这囚锁必然会发生一个根本性的改变。

那天空之中的符文,左风只是凝神多看一小会儿,就会感到脑海中有胀痛之感。

不过若是只看片刻就将目光收回,随后再继续观察下去,反而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。

以前左风所见到的符文,全部都是刻画在阵图之中,或者是在灵魂传递的药方之中,这些符文与眼前的符文相比显得有些小儿科。

因为眼前这些阵图,根本就不是存在于一个平面之上,而是在虚空之中纵横交错,重重叠叠之间复杂的超乎想象。

没有进入这片空间之前,囚锁在吸收那些空间锋刃过程中,左风还奇怪自己为何会连观看符文都会有种承受不了的感觉。

现在他总算明白这其中的原因,眼前这些符文根本就是在空间之中立体的呈现出来,完全不同于平面上那些符文。

看到这些后左风明白,自己所见所学的那些符文还是太过粗浅,只能够停留在初阶或者入门阶段。

而眼前这些符文直接跳过了中阶,到了后阶或者是最高那一个层次。

眼看着天空中的符文在不断刻画,心中不禁感慨万千,符文之道真的是博大精深,想要学会绝不是段时间内能够完成的事情。

不经意间低头看了一眼,左风却正瞧见了这片空间的下方,同样有着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

之所以让左风感兴趣的原因,是因为下方也有着符文的存在,只不过下方的符文被分成了两部分。

一部分同样如头顶那些符文一般,众横交错之间的存在于那一片空间之中。可是还有另外一部分的符文,竟然是在这片这片光晕空间之外,而那些符文相比于这片光晕空间之中的符文反而要简单许多。

随着左风的观察,左风发现下方空间之中的符文有些位置竟然是断裂开,有些地方模糊不清,显然是一整套的符文受到了损坏。

更让左风感到惊讶的是,在下方的符文断裂开的地方,竟然有着一股股的狂暴之力喷涌而出。这种断裂后有狂暴之力喷涌出来的地方一共有两处,看着那两处位置,左风不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“难道”

看着看着,左风忽然之间好似想到了什么,随后他就震惊的发现,那些喷涌而出的狂暴能量,似乎被这片光晕空间所吸收。

那些被吸收进入其中的能量,在不断的汇聚后最终被送入头顶那里,在刻画着一条条崭新的符文。

这一刻左风的表情变得极为精彩,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一个问题。那下面的符文破碎的位置,应该就是自己用火雷引爆后,出现的空间破裂的所在。

那些空间锋刃应该就是自己感受到的狂暴之力,而这些狂暴之力在不断的刻画着新的符文,让这片光晕空间变得更加完整。

有了这个发现,左风也是一下子兴奋异常,同时他对于下面那破损的符文阵法也来了兴趣。

之前他曾经有过种种猜想,自己的火雷就算威力如何巨大,也不应该能够将空间破碎开来。而空间的破碎必然还有着其他的原因存在,仔细想来后左风就震惊的发现,原来空间破碎的根源竟然就在下方,也就是自己引爆火雷的所在。

当左风身在那片光晕空间之中的时候,外界血腥战斗也在悄然之间发生着变化,这变化严格上来说与左风也有着莫大的关联。

在光晕笼罩左风身体之后,空间锋刃的覆盖范围在积极收缩,大量的空间锋刃也被那片光晕所吸收了去。

原本依靠这这片空间锋刃进行防御布置的众多人类武者,一下子就陷入到了被动。角马群在发现了空间锋刃区域的变化后,疯狂的占据了刚刚空出来的那一片空间。

角马群带着疯狂和暴怒而来,可是随着人类的抵抗,不断的有角马被击杀,这些蛮兽仅有的智慧让他们产生了退缩之意。

如果没有新的变化,角马群再丢下十几具尸体后也会选择退去。就连那角马群的头领,也无法控制这种大量死亡无法占到便宜的局面。

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情况逆转,角马群分从三个方位同时发动攻击后,人类武者一下子就陷入到了被动。同时需要有三支队伍负责外部防御,可是当下被投入到战斗之中的那一支队伍,有的刚刚受伤,有的因为损耗过度被才被替换下来。

这些人的战斗力自然要打折扣,而且对于角马群伤害最大的长柄武器也出现了不足。

几乎是一瞬间,就有四名武者被击杀当场,另外还有着三人受了重伤。

整个防御战阵就是一个整体,一处的变化会如同瘟疫般的想迅速蔓延,另外两处本来防御的还算严密的小队

,一下子也有七八人不同程度的受伤。

那些被击杀掉的武者被角马群瞬间拖走,血肉横飞之间被角马群直接吞噬掉。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