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生活

巫师自远方来 第六章 深林堡(下)

2020年02月15日 栏目:生活

巫师自远方来 第六章 深林堡(下)随从鲁文而来的骑士们占据了大厅的所有角落,杀猪般惨叫的普克男爵就那么被人直接拖了出去,扔在了大门外,

巫师自远方来 第六章 深林堡(下)

随从鲁文而来的骑士们占据了大厅的所有角落,杀猪般惨叫的普克男爵就那么被人直接拖了出去,扔在了大门外,令在座的贵族们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这位年轻的伯爵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,根本不是什么好打发的角色,甚至是超乎想象的强硬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原本还对塞纳家族抱有希望的贵族们,纷纷面面相觑——如果塞纳家族不能保护他们这些人,而弗利德家族又得到了深林堡,他们又有什么理由继续效忠已经失势的塞纳家族呢?

站在伯爵身后的洛伦却很是玩味的打量着在座贵族们的表情。就和他预想的一样,只要稍稍来一点儿真格的,他们的骨气并不比乞丐和无赖能够强多少。

当然,如果弗利德公爵是想明着抢走深林堡,这些人或许还能很勇敢的团结在塞纳家族身边,战斗到最后一刻。

但现在的情况却是鲁文拥有合法的继承权,只要他们不主动挑衅,那么作为领主的弗利德家族也不会伤害他们的利益——人只要是有选择的时候,一般就不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反抗了。

毕竟,真正倒霉的只有塞纳家族和他们的亲信,对他们而言仅仅是换了个领主而已,况且还是一位必将成为公爵的领主,何苦为了别人的利益拼命呢?

满怀心思的贵族们低声细语的交谈着,被惊呆了的巴里·塞纳魂不守舍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

。乱成一团的宴会很快就草草结束,客人们也纷纷告退,离开了城堡。

赢下了第一场的鲁文嘴角挂着微笑,转身前往了他的领主卧室,只留下了洛伦和亚伦爵士两个人负责接管城堡里的事物,或者说收拾这堆烂摊子。

“恭喜您,亚伦爵士。”看着眼前还有些手足无措的中年人,洛伦主动伸出了右手:“您现在可是整个伯爵领的军事总管了。”

“只是个头衔而已。”这位卫队长倒是很看得开,灼灼的目光盯着洛伦:“我听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洛伦故意装傻。

“昨天晚上,伯爵和你在房间里说的话——当时我就站在门外。”亚伦爵士的表情有些复杂,眉头紧皱:“我很感激你鼓励伯爵的那些话,而且你说的没错。鲁文他非常有能力,只是偶尔会缺乏信心。”

“你已经证明过自己对伯爵的忠诚,原则上我没有理由怀疑你。”亚伦慢慢眯起了眼睛:“不过如果让我发现你利用他对你的信任,去诱导鲁文做某些对你有利的事情……”

“您真是多虑了。”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,洛伦微微摇了摇头:“我已经是伯爵大人的巫师顾问了——作为一名巫师,我还能奢求多少东西?”

“但愿吧。”

亚伦爵士冷哼了一声,耸了耸肩膀的洛伦无奈了的笑了笑。自己似乎不管到什么地方,都很难得到某些人的信任,不知道是不是被诅咒了。

看到洛伦准备离开,犹豫了半天的亚伦爵士才终于开口了:“关于吸血鬼的事情,还请允许我向你道歉。”

“真的用不着~。”楼梯上的洛伦背对着他摊了摊手:“我已经说过了,打败卡兰的人不是我,而是圣十字!”

从大厅离开的洛伦至少知道了两件事,首先是这位亚伦爵士应该并非只是鲁文的卫队长,应该也是那位公爵大人派来监视和保护他的人;其次,这位伯爵少爷真的很没有心机,否则亚伦爵士不会那么严厉的警告自己。

“请问是洛伦·都灵阁下吗?”

站在楼梯口的年轻人朝着洛伦微微鞠了一躬,看样子是应等待他有一段时间了:“我的名字是威尔·塞纳,家族里的人安排我来担任鲁文·弗利德伯爵的侍从,照顾伯爵的起居。”

“我就是洛伦,伯爵的巫师顾问。”不动声色的和对方握了握手,黑发巫师的脸上洋溢着“真诚”的笑容:“非常高兴能认识你。”

“我也是,事实上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对魔法感兴趣,但家族一直没有给过我机会。”年轻人有些遗憾的摇摇头,随即很是期待的看着洛伦:

“既然您是伯爵的巫师顾问,想必我们今后会经常见面的——有机会的话,能否请您稍微教导我一些关于魔法的知识呢?”

洛伦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毛,在他的认知当中这些贵族们应该很反感魔法才对,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喜欢魔法的家伙。

当然,也不排除对方是希望向自己示好,然后伺机接近鲁文。毕竟和那位不苟言笑的亚伦爵士比起来,自己这个年纪轻轻又没什么权势的巫师,收买起来要便宜得多。

塞纳家族会派这么一个年轻人担任伯爵的侍从,恐怕多少也会有监视的想法,这一点倒是并不奇怪。尤其是在经历过宴会的事件之后,他们肯定会担心鲁文再做出其它事情来。

不过洛伦才不会把这些表露在脸上,故作惊讶的笑了笑:“原谅我唐突了,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一位喜欢魔法的贵族。”

“这没什么,我一向认为知识的力量并不逊色于剑。”威尔·塞纳苦笑一声:“不过家族里的人不太认同我的观点。”

“您的观点很有意思。”洛伦笑了笑:“当然,有机会的话,我可以教您一些关于魔法知识,只要您不会感到厌烦就行。”

相谈甚欢的两个人,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模样,仿佛已经是多年的好友。语气之中完全听不出傲慢的威尔·塞纳始终都像是好奇宝宝似的,不停的向洛伦询问着关于魔法的事情。

而洛伦一边耐心的解答,一边趁机探听着对方的身份——这位叫威尔·塞纳的年轻人,居然还是鲁文的堂弟。

“这么说的话,您其实也是有资格继承深林堡伯爵的?”装作不懂的洛伦,带着几分推测的语气笑着问道:“如果不是因为鲁文大人的话,我是不是就得称呼您一声大人了?”

“您可千万别这么讲!”威尔被吓了一跳,连忙摆了摆手:“我只是家族里的分支,要不是因为我父亲,我现在甚至都不可能在城堡里带着——能成为鲁文大人的侍从,我已经很满意了!”

这话可真耳熟……洛伦心底笑了笑,自己好像刚刚才用同样的话打发了那位亚伦爵士来着。

“你相信他说的话吗?”

直至这位威尔·塞纳离开了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的阿斯瑞尔才重新变回了少年,苍白的脸上挂着几分好奇的微笑。

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?”抱着肩膀的洛伦侧目轻笑着,还带着几分揶揄:“我觉得两件事的道理是一样的。”

“亲爱的洛伦,你这么说实在是太令人伤心了。”少年撅着嘴,可爱的瞪着那双猩红的眼睛:“我可是一直都在为你着想的!”

“特地把自己和我的精神殿堂绑在一起,我真是感动的都快要哭了。”

“别这么说,洛伦。”阿斯瑞尔摇摇头: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。”

“真的?”洛伦耸耸肩膀:“我表示怀疑——连我自己都不请我究竟想要什么呢。”

“你只是掩饰的很好罢了,不论是在维姆帕尔学院,还是在这里,表现出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。”少年俊俏的脸上划过一丝讥诮:“你只是不愿意被别人看到而已。”

“骨子里都刻着傲慢的人,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对那些他瞧不起的人鞠躬下跪呢?”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