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育儿

荒古尸神 第229章 鬼使

2020年01月07日 栏目:育儿

荒古尸神 第229章 鬼使周围的风似乎更大了,气温变的又点阴冷,山谷内的神秘人似乎没有发现宁天真等人的窥视,他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,整理

荒古尸神 第229章 鬼使

周围的风似乎更大了,气温变的又点阴冷,山谷内的神秘人似乎没有发现宁天真等人的窥视,他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,将自己的身体重新包裹在里面。请大家看最全!

“福……福伯……”小野猪惊愕的看着宁天真,他虽然没有见过福伯的长相,但是,也听宁天真偶然提起过,一个在宁家呆了几十年的老管家,宁天真就是被他一手带大的,最后宁家被灭族的时候他也没有撒手离去,而是保护宁天真离开,直到黄泉冥海,为了给宁天真争取逃生的时间而被黑衣人杀害。

“老……老大,你确定此人就是福伯吗?”小野猪缓缓的回过神来,看着陷入了沉思的宁天真小心的问道。

宁天真没有说话,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,心里更是一团乱麻,当年,福伯明明已经死去,或许眼前的人和福伯只是有点相像罢了。

看到宁天真没有说话,小野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宁天真和福伯的感情可以说已经到了爷孙的地步,如果自己的言语失当很可能会再次刺伤宁天真。

心里被一种亲情所牵绊,当昔日失去的长辈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,宁天真忘记了自己肩上的使命和自己来此的目的,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的笑容挣扎着想要冲下去。

或许没有体会过亲人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和激动,相对于龙傲来说,他此时是最清醒的,看到宁天真想要下去,龙傲顿时一惊,双手死死的把宁天真按在地上。

“臭泥鳅,你想造反吗?”看到龙傲把宁天真直接按倒在地,小野猪一脸愤怒的超龙傲吼道。

龙傲看了小野猪一眼,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,低头看着快要愤怒的宁天真说道:“王,你冷静一下,先不说下面的人是不是福伯,就算他是你所说的福伯,他在当年已经死了,为什么突然复活而出现在这里,你想过这里面的原因没有?”

“龙傲,你放肆,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,再不放手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。”宁天真被龙傲突然按倒在地,本来心里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,而他却又对福伯言语不敬,更是激怒了他。

看到宁天真突然发这么大脾气,小野猪也是愣住了,可见福伯在他心中的地位,他连忙向龙傲使了个眼色,圆场道:“臭泥鳅,快点放开老大,福伯不是外人,你担心的事情老大肯定也想到了,等一下见了那人一切不就清楚了吗。”

“我不放手,如果你一定要下去就先杀了我,事情蹊跷,越是这时候我们越要小心,你别忘了你身上背负的使命,宁家的血仇还等待你来完成”龙傲根本就不理会小野猪的话,双手死死的按住宁天真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

只见宁天真狠狠地咬了咬牙,双眼瞪的大大的,一抹紫色出现在眼中,两人对视了良久,宁天这眼中的紫色才缓缓退去,身体无力地停止了挣扎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对不起,刚才我太激动了,你说的没错,即便他真是福伯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确有蹊跷。”

龙傲苦笑着放开了双手,他看了宁天真一眼摇着头道:“王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和小猪吧,他应该不认得我们。”

宁天真看了看龙傲轻轻的点了点头,然后闭上眼睛身体无力地瘫软在地上,龙傲躬身走到小野猪面前轻轻的说道:“走!”

小野猪转头担心的看了一眼宁天真,轻声问道:“你想好这么做了吗?”龙傲点了点头,转头也看了一眼宁天真,两人飞快的向沙丘下跑去。

慢慢的平静下来,宁天真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山谷里的那个人会是福伯,他只是想不明白,当年福伯明明已经死了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如果那个人真的是福伯,宁天真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,这件事情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了。

天空渐渐暗了下来,死亡沙漠恶劣的天气让神秘人的心情似乎有点焦急,他加快了步伐更深处走去,刚走了一小段路的距离,便看到前面有两条模糊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,似乎是在等他,神秘人略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也没有多想就大踏步的走上去,嘴里朗声喊道:“路上有点事耽搁了,还望两位鬼使大人赎罪。”

由于是背对着神秘人,龙傲和小野猪也是一愣,心里转念一想,顿时乐开了花,看来此人是认错人了,如果这样的话事情就简单了。

两人相互看了一眼,依旧没有转身,小野猪轻轻咳嗽了一声,压低了声音喝道:“停在原地,报上你的姓名。”

被小野猪这么一喊,神秘人立马就停在了远处,没有丝毫的怀疑,躬身客客气气的答道:“回两位鬼使大人,属下段德福,人称福伯,受天然家主之命前来接受检验。”

两人的脑袋“翁”的一声就炸开了锅,此人居然真是当年宁家的管家福伯,而他还有另一个身份,天然家的人。此时,小野猪和龙傲的脸色有点难看,来人的身份已经确定,下面的事情就算是白痴也能想到了,此人不是内奸就是叛变,不知道宁天真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?

而龙傲似乎已经猜到了结果,他却对福伯口中的鬼使更感兴趣,略微思索了一下,提着嗓子问道:“天然家主有没有告诉你本使是做什么的?你来到这里接受什么检验?”

“回鬼使大人,属下只知道鬼使代表整个幽冥鬼冢,家主并没有告诉属下太多,一切听鬼使大人的安排。”福伯的的态度绝对是恭敬到了极点,一口一个鬼使大人叫着,让两人颇为不习惯。

“原来是幽冥鬼冢在搞鬼,还真是冤家路窄。看来,福伯知道的并不是太多,再问也问不出来有价值的信息了。”龙傲眯着眼,心里捉摸着接下来该怎么办,转头看了看小野猪。只见,小野猪一阵挤眉弄眼,看的龙傲心里一阵糊涂,不知道小野猪要表达什么。

“那个,本使听说你当年是宁家的人?”

小野猪此语一出,龙傲顿时傻眼了,心里骂道“你个大笨蛋,你这么问,不是明摆着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吗?”

事情果然像龙傲想的一样,听小野猪问到宁家,福伯的神情瞬间变的非常严肃,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不是鬼使,你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拦住我?”

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预约电话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在哪里
贵州十佳的癫痫病医院
沈阳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
郑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