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旅游

我在都市能升级 第24章 我的手抖了

2020年01月07日 栏目:旅游

我在都市能升级 第24章 我的手抖了“啊!”赵艺昕忍不住惊呼一声,眼神里写满了恐惧。陈晓冉等人则是沉默不语,生怕会被对方殃及,

我在都市能升级 第24章 我的手抖了

“啊!”

赵艺昕忍不住惊呼一声,眼神里写满了恐惧。

陈晓冉等人则是沉默不语,生怕会被对方殃及,不过在陈晓冉看来,陈潇就算是死了,那也是死有余辜,明明是有机会逃跑的,偏偏是要回来当英雄,现在栽跟头了吧。

道士靠在门边,目光扫视着四周,眉头紧皱,最终是微微叹了口气说道:“小子真是太鲁莽了啊,道爷我也没本事救你,哎,小子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熊九仿佛是没有听见道士的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陈潇,脑海中,依旧浮现着陈潇先前的狠戾,这种年轻人,的确是不多见了。

“怎样,是不是忽然觉得,就算是再能打,也比不过一支枪。”熊九微微一笑,右手一伸,后面的保镖立刻递上了一支雪茄,他放在嘴里,点燃之后,慢悠悠地说道,“既然你这么能打,不如到我的斗狗场里去,看看是你能打,还是我的宝贝们能打了。”

陈潇面无表情地看着四周,不过心底对于熊九的提议很感兴趣,若是能够跑到斗狗场去多杀几条狗,会不会有很多经验来着,毕竟越是名贵的狗,经验越是高。

熊九的目光扫视着全场,指着赵艺昕等人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还有你们几个,全部给我到斗狗场去,我也不难为你们这些学生,只要你们能坚持两分钟,你们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斗狗场。

陈晓冉等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跟那些斗狗在一起,别说是两分钟,就算是一分钟怕是都要被咬死,就算不死,也可能会让这些狗咬伤。

可他们家里的身份,在熊九的面前,根本就看不上眼,如今根本没有人能够救他们。

一时间,房间有陷入了沉默。

熊九静静地抽着烟,烟抽的很慢很慢,待得外面出现声响时,他才是淡淡地说道:“将这群人都给我带走。”

“走!”

背后两名保镖第一个冲到了陈潇的面前,两人手中都拿着手枪,对准了陈潇的脑袋,有种迫不及待要将陈潇给带出去的感觉。

陈潇尝试着用背包收起手枪,可根本没有办法,只能是暂时跟着这群人离开,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逃离,可刚刚来到门口,就看见一群人从四个九包厢里走出来。

许三千让人簇拥在中间,旁边则是同样岁数的老人,看样子应该是黄家请来调解的人,而黄琦以及黄大同两人,则是陪伴在旁边,满脸沮丧,显然是在这次的调解当中损失了很多。

当一群人看见陈潇让两名保镖拿着手枪指着时,也是愣了一下。

“是你!”黄琪下意识地喊了出来。

可下一秒。

黄琪闭上了嘴巴。

许三千眼神闪过一丝惊愕,旋即是面色变得平静下来,淡淡地看着这一幕。

这时,熊九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当看见许三千等人时,他愣了一下,当即是瞪了保镖两眼,呵斥道:“还不放下枪。”

两名保镖急忙将手枪收了起来,而熊九则是笑着走到了许三千的面前说道:“许老,您怎么走的这么早,是不是打扰您吃饭了,实在抱歉,几个学生在酒店里闹事,我过来处理一下。”

“黄总,这件事情怪我,我把您宴请许老的事情给忘了,我赔罪,我赔罪,这顿饭,我请了!”熊九对着黄大同说道。

“这几个学生,犯了什么事。”许三千开口问道。

“他们摔死了我的宠物,还动刀子伤了我的人,我准备教训教训,就把他们送回家去。”熊九陪笑道。

许三千双手背在身后,笑呵呵地说道:“熊老板你大人有大量,这里刚好有我故友后代,不知道可否给我一个薄面……”

“这……许老,您不早说。”熊九惊愕地看着许三千,“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位。”

熊九的话刚刚说完,背后忽然是响起一阵躁动,刚刚转身,就看见陈潇已将保镖的手枪夺在手中,用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,连段天河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陈潇凝视着熊九,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:“是我,你们几个,把枪都丢过来。”

他并没有冲动,而是在许三千以及熊九对话时反复斟酌才做出来的选择,反正已经得罪了熊九以及李紫龙,陈潇现在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,若是有下次,顶多是杀人跑路,凭借他现在的能力,又怎么可能做不到。

何况这次隐藏任务完成后,他将得到青囊书,只要得到青囊书,他完全可以凭借医术平步青云,用医术来换取保护,这是陈潇赌上的后路。

他不惹事,可不代表他怕事,虽然这个想法有些中二,有些冲动,但是陈潇觉得,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。依靠许三千,即便是过了这一关,下次熊九还会找他的麻烦,不如趁此机会,先出一口恶气。

这一幕。

让其他人都是吓了一跳。

陈晓冉简直快要让陈潇给气晕过去了,眼看有人来救他们,如今倒是让陈潇给破坏了,他许三千是什么人,怎么可能认识陈潇,还故友后人,许家跟他们陈家那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。

在她看来,倒是王超以及赵毅衡两人有可能,或许只是小时候一面之缘,他们也没有记住,但许三千记住了他们。

“陈潇,你是不是疯了,你想死,别拉着我们。”王超低声说了一句,他的目光,时不时地看向许三千,似乎是在思索着家族里有没有人跟许家有关系。

赵毅衡也是如此,努力回忆着。

可就算有许三千撑腰,他们也不敢跟熊九动手啊,简直就是不要命了,脑子抽风了吧!

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就是喜欢胡闹,你说是不是。”许三千笑着对着旁边的老人说道,“老魏,以前咱们这么大时,可比不上这小子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魏老见许三千出面调解,也是附和一句,“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不就一只宠物嘛,既然是许老的友人后代,不如就给许老一个面子。小伙子你道个歉,熊老板你是成年人,也就吃点亏,不用跟小孩子计较,实在不行,让小伙子给你敬个酒赔个罪,这件事情就算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魏老说的对啊。”

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。”

旁边跟着的人,一个个都是附和道,只有黄琦默不吭声,真是希望陈潇能够杀死熊九,然后让熊九的手下将陈潇给杀掉。

陈潇眯了眯眼睛说道:“赔罪,好啊,他想杀我,丢我进斗狗场,到底是谁跟谁赔罪。”

熊九气定神闲地站着,没有说话,似乎并不相信陈潇会杀了他似的。

可这个时候。

指着他脑袋的手枪忽然是晃了起来,吓了熊九一跳。

“哎哟哟,手有些抖,手指好像不听指挥了……”陈潇惊呼一声,旋即是响起了保险栓扳开的声音,这一幕,也是让将熊九给吓到了。

他的脑海中回忆起了陈潇用小刀刺伤李紫龙的画面,尤其是那双眼神,顿时没有了先前的淡定,急忙说道:“小兄弟,有话好好说,既然许老都出面了,这事肯定……肯定就过去了,丢枪,枪都丢过来。”

汉中市铁路中心医院怎么样
富阳市中医骨伤医院预约挂号
小孩癫痫病
甘肃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盐城牛皮癣医院排行榜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