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络

道友记 第三百零九章 郢都之变

2020年01月16日 栏目:网络

道友记 第三百零九章 郢都之变这一切,都发生在山川之间的谷地上,然而在数道山川之外,一座土山巅上,迎风站着三个人,默默注视这个方向。

道友记 第三百零九章 郢都之变

这一切,都发生在山川之间的谷地上,然而在数道山川之外,一座土山巅上,迎风站着三个人,默默注视这个方向。

身材高大的少年,脸色异常苍白,就像天气晴好时候的圆月,虽然穿着大夏王朝的绸衫,依然难以掩饰北荒大漠独有的苍茫落寂之意。

他的身后,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军士打扮,手里挽着一张银色的弓,另一个则是年轻的和尚。

“殿下以身犯险,郢都腹地的北大营,高手无数,如果已经决断,我们还是早点回吧。”那位挽弓的军士,将箭矢对准北大营辕门的方向,劝谏道。

“不急,郢都鹬蚌相争,我们才能渔翁得利,北营骑兵蠢蠢欲动,吕老儿今夜危矣。”被称为殿下的正是罗刹国的少主,古玄月。

后面的和尚芒鞋麻衣,看起来年纪不大,相貌颇为俊俏,顺着箭矢的方向看了许久,说道:“少主英明,郢都两派,任何一方势力坐大,于我都是不利,以贫僧之见,那两个小子恐怕不是杨太尉的对手,老匹夫一旦溜进大营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”

古玄月没有说话,苍白的脸上溢出一丝冷笑,淡淡说道:“可惜不能在战场上亲手斩杀这厮,那就麻烦凌将军了。”

那名挽弓的军士,抬头向天,双眼竟然苍白无神,就像死了的鱼眼,圆睁的时候惨白异常,有股莫名的惊悚。

凌将军挽弓如满月,将箭矢瞄准极高的夜空,惨白的双目竟然也紧闭起来,下一刻,他的泥丸宫内出现三颗互相缠绕的亮点,其中一刻最为明亮,在其余两颗白光的缠绕下,缓缓向北移动。

山川之外,距离镇北大营足足由几十里远,很难相信这样一箭能起什么作用,然而当箭矢瞄准夜空的时候,站在山顶的三人,神情异常凝重,连呼吸都是刻意压制,生怕影响了这一剑的威力。

因为他们知道,他们只有一次机会,大夏王朝军方的一号人物,竟然离开诛仙大阵覆盖的郢都城,而且正在被人围攻,注意力正被分散,如果一箭不成,虽然远在几十里之外,镇北军大营里的造化高手会第一时间掠来,到那时,殿下就真的是以身犯险,而且是极度的危险。

凌统,罗刹国中路军神将,以善射闻名大陆。早年间百步穿杨,进入修行之道后,因为修习一部魔功武学双目失明,然而因缘际会,箭术更进一步,这种数十里之外,以神念为坐标的箭术,整个大陆恐怕无人能及。

弓箭缓缓移动,凌统握剑的手微微颤抖,冰冷的箭矢在夜色下跟着缓缓调整着方向。

突然,弓箭竟然放了下来,因为夜色之中另一道黑影向那颤抖的战团飘来,迅疾无比,带着誓死之意。

古玄月眉头微挑,这个黑影化作一颗黑色的流星,就像掷出的石头,给人一种绝不后退,一往无前的杀意。

“又有变数!”凌统沉声说道。

那和尚讶然,那两个战斗中的少年他倒是见过,在盐城,在云梦,只是大夏王朝何时又出现这样一名修行少年,而且能够参与到如此机密的杀戮之中。

“不要再等了,送他走吧。”古玄月说道。

凌统骤然挽起银弓,如山巅上升起的一轮满月,清凉孤寂,稳定的双手猛然一松,带着决绝的箭矢化作一道银光,嗖的一声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阴暗的山川之下,镇北军大营近在咫尺,杨林神情凝重的看着徐风蒋辽二人,沉声说道:“何人,竟逼迫如斯,难道你们不怕死吗。”

徐风看了一眼蒋辽,说道:“怕死怕的要命,不过没办法,我们之间真的是不共戴天。”

杨林沉声道:“你们是吕老儿的人!”

徐风蒋辽对望一眼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不错!”

“哈哈……”杨林负手,仰天大笑,灰白的头发随风飘动,那种无限霸道的气息弥漫四周。“吕老儿今夜就要去见冥王了,你们两个小朋友眼光不错,竟然能看跟上老夫的身法,奉劝你们入我帐下,免得身消道灭,不得好死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们之间今生缘分已尽,等你到了冥界再续前缘吧。”

徐风说完,完美隐于夜色中的黑剑呼啸而出,眨眼间就到了杨林跟前。

身材雄壮的杨林拳头伸向天空,猛然幻出无数流光,轰的一声砸在黑剑身上,剑势为之一凝。然而下一刻,在夜空中饶了一个圈的黑剑,呼啸一声,再次袭来。

晋入金石境的徐风,对神念的掌控更加灵动,黑剑好似黑色的蝴蝶,翩然起舞,暗合天地之间的元气。

“好小子,有两下子,老夫今天就陪你们玩玩!”

杨林的武学传承自北域,以炼体为主,平凡刀剑已经奈何不了他的肉身,不论黑剑角度如何刁钻古怪,杨林自天而降的罡气都能准确将其击中。

一对一恐怕不是对手,旁边的蒋辽猛然蹿起,黑杖裹挟着真元,以泰山之势轰然压顶。

传承自天下第一散修,同样是炼体为主的蒋辽,一出手就是最狂猛的招式。

杨林看着头顶压来的真元,神情凝重,没有想到一个天启境的小子,力量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。

本来单手出拳的杨太尉,双拳猛然举向夜空,山川之下,数十丈的范围内噼啪作响,双拳凝聚的真元,让空气都骤然变形,夜风瞬间停止,像是安静真空世界。

轰然巨响中,天塌地陷,飞起的蒋辽翻身而落,黑杖拄地,呕出一口鲜血,炙热的眼神里有火苗升起。

站在原地的杨太尉退了三步,脚下是数尺深的土坑,感觉到两个少年的棘手,杨林看向北军辕门前星星点点的火把,只要到了那里,陈观瀑自会出手,眼前两人绝对不是玄甲骑兵的对手,被绞杀只是时间问题。

然而徐风早就看透他的意图,蒋辽的攻击刚刚落下,飘忽的黑剑嗖的一声就来到他的近前,不给他片刻反应的机会。

镇北军辕门前,数千兵马横阵而列,没有统领的命令,众人屏息以待,连通人性的战马都异常安静。

陈观瀑身旁一名文吏模样的人,悠闲的俯在马首上,带着玩味的意思,遥遥看着数里外颤斗的黑影。

“救是不救?”那人轻声说道。

陈观瀑依然一脸凝重,好像面临最艰难的抉择,直到此时也没有举起下命令的右手。

伏在马头上的文吏,继续说道:“救活人,不救死人?”

北军统领何许人也,王朝政治牵涉极深,在今夜两大势力的交锋中,一旦站错位置,将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,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坐山观虎斗,眼前局面,谁知道吕丞相有没有隐藏什么后手。

端坐马上的陈观瀑没有回答文吏的话,算是一种默然,那些骑兵则凝神聚气,始终保持着准备冲锋的姿态。

……

福建省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延津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
治疗白癜风宁波哪家医院好
宁夏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